<noscript id="ik0w4"><code id="ik0w4"></code></noscript>
<div id="ik0w4"></div>
  • <noscript id="ik0w4"></noscript>

    納川成海,登高博見:《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發布

    今天,招商銀行《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在京發布。這是自2009年首期報告發布以來,招商銀行第七次就該領域發布權威研究報告。貝恩公司資深全球合伙人、亞太區兼并收購業務主席梁靄中、貝恩公司全球副合伙人崔筠、貝恩公司董事經理田曦娥受邀出席發布活動,并就中國私人財富市場的未來趨勢分享前瞻觀點。


    左起依次為崔筠、梁靄中、田曦娥


    本次報告以“納川成?!睘橹黝},對中國私人財富市場、高凈值人群投資態度和行為特點以及私人銀行業競爭態勢進行了深入研究。報告指出,2020年,中國個人可投資資產總規模達241萬億人民幣,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人民幣以上的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達262萬人。在宏觀經濟持續向好的前提下,中國私人財富市場也迎來穩健發展態勢:預計到2021年底,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將達約300萬人,可投資資產總規模將達268萬億。


    梁靄中(貝恩公司資深全球合伙人 亞太區兼并收購業務主席)表示:“在中國經濟穩定增長,資本市場震蕩回穩的大背景下,2021年高凈值人群對財富持續增長的需求依然強烈。同時,近年來,中國高凈值人群財富配置需求的綜合化、多元化程度也在不斷加深。具體來看,在關注個人需求之外,這部分人群的注意力還延伸到家庭、企業、社會需求,涵蓋金融及非金融需求,值得一提的是,醫療健康、高端生活方式、稅務法律咨詢等非金融需求正在崛起。

    崔筠(貝恩公司全球副合伙人)認為:“中國高凈值人群呈現出更加成熟的特征,比如從過去單純的產品需求導向轉向專業服務需求,期待機構提供產品之外的綜合服務,以及希望通過一站式服務實現多元資產配置等。對此,我們建議,私人銀行應當全面、有前瞻性地理解客戶需求,結合自身資源優勢,通過差異化的定位,提供專業、體系化的服務?!?


    核心數據與觀點:

    中國高凈值人群規模預計接近300萬人,擁有的可投資資產規模將超過90萬億元

    報告指出,2020年,面對疫情沖擊和復雜嚴峻的國內外環境,中國率先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恢復經濟正增長,GDP首次突破百萬億元人民幣,逆勢增長2.3%。在宏觀經濟持續向好的基本前提下,中國私人財富市場也迎來穩健發展態勢。2020年,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241萬億元,2018-2020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3%,重新回歸兩位數增長。預計到2021年底,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將達約300萬人。2020年,中國高凈值人群共持有可投資資產近90萬億人民幣;預計到2021年底,該部分資產將達約96萬億人民幣。
    梁靄中與媒體互動交流


    高凈值人群結構及創富規模更多元,年輕化趨勢顯現


    目前,中國經濟社會進入新舊動能轉換的“新常態”,正加速數字化轉型,拓展產業空間,激活產業活力,推動傳統行業的賦能和轉型,新經濟已成為中國經濟新增長點。在新經濟、新行業快速發展的推動下,年輕群體的創富速率加快,40歲以下高凈值人群中新經濟董監高、新經濟創富一代為代表的新富群體占比顯著提升,由2019年的29%升至2021年的42%,并成為高凈值群體的中堅力量。

    創富需求再次凸顯,財富目標從過去強調傳承,向創富與傳承并重

    在中國經濟穩定增長,資本市場震蕩回穩的大背景下,2021年高凈值人群對財富持續增長的需求依然強烈,“保證財富安全”與“創造更多財富”成為中國高凈值人群最重要的兩個財富目標。此外,受益于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及實體經濟發展,中國高凈值人群結構日趨豐富,年輕群體及新經濟人群帶動創富需求形成二元驅動,也為2021年財富管理市場帶來持續增長、多元綜合的需求。

    客群需求從注重單一的財富管理擴展到個人、家庭、企業和社會等多層次金融+非金融綜合需求,需求和體驗要求差異化凸顯

    2021年,高凈值人群財富配置需求的綜合化、多元化程度加深。個人需求涵蓋個人資產配置、高端生活方式、稅務法律咨詢在內的全方位金融及非金融需求;家庭需求包括子女教育、代際傳承等;企業需求涵蓋企業投融資、并購增值、稅務法務;社會需求包括社會責任投資方案等。在金融產品之外,泛金融、非金融服務的要求加強,私人銀行需要打通金融機構價值鏈,通過多業務的生態協同驅動平臺價值的增長。


    崔筠分享報告內容


    投資回歸理性,凈值類、權益類接受程度上升,轉向多類資產配置,權益類資產將保持為市場熱點


    2019-2021年資本市場波動及國際形勢震蕩,高凈值人群的投資風格更加穩健,優先考慮風險的人群占58%。監管和市場雙重影響下,高凈值人群資產配置中,部分固收類及房地產投資進一步縮減。同時,在銀行理財子公司擴大基金供給和資本市場表現向好雙重驅動下,投資資金向基金匯集,權益類資產占比在配置中提升。

    從財富傳承到能力傳承,子女教育成首要關注,期待專業機構加強信息、資源、圈層等服務

    在外部環境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高凈值人群家族財富傳承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2021年,65%的受訪高凈值人群已經在準備或已開始進行財富傳承的相關安排,較2019年上升12% 。家族財富保障、傳承與理財規劃,家族企業的投行融資及公司銀行服務,家族成員及家族企業的稅務籌劃、法律咨詢,子女教育安排,能力培養四類服務,是高凈值人群最需要私人銀行提供的服務。

    人為軸心,人與數字相互賦能的服務模式轉型和體驗升級

    “人” 在私人銀行服務和體驗中起著核心作用,高凈值人群仍希望在需求理解,方案制定等方面對接人,實現深度需求理解和溝通。在各環節服務中,超70%人群選擇客戶經理為“人”的主要選擇。隨著新冠疫情影響加速銀行業數字化進程,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迅猛發展,高凈值人群對私人銀行服務的數字化整體接受程度由2019年的6.4上升至2021年的6.6,追求全渠道無縫式線上化體驗。與此同時,智能化程度較高的投資服務,復雜產品服務的數字化等其他需求開始顯現。

    機構選擇分化并呈現差異化定位,體驗成為重要標準之一,偏好能提供綜合一站式服務的機構

    中國經濟和財富管理市場趨向穩定,高凈值人群逐漸成熟,規避投資風險、實現資產的保值增值依舊是核心訴求之一。2007-2021年,中資銀行長期位居高凈值人群穩健配置首選,境內資產配置比例提及率均超80%,外資銀行則通過深度理解高凈值人士在跨境需求、幫助搭建國外關系網和提供專業的海外投資產品和服務,在高凈值人群海外的資產進行配置和優化方面占有一席之地。調研顯示,其配置比例提及率維持在5%左右。隨著高凈值人群財富管理成熟和資產配置意識加強,受到單一資產投資風險沖擊,資產多元配置的認知及接受度加深,已不滿足于單一產品與服務,需要私人銀行協同多業務條線,整合內外部資源,建立廣業態的平臺生態服務,協同為高凈值人群提供全流程、全場景的交互與服務。

    境內外配置規劃趨理性,傳統目的地降溫,目的地進一步分化,期待多元、全鏈條服務

    未來兩年,中概股的回歸疊加部分海外股權鎖定期限結束尋求回流境內,外資產配置比例預計保持穩定。2021年,中國香港、美國、新加坡是提及率前三的境外資產目的地,受制于地緣政治、貿易競爭等不穩定因素影響,投資熱度出現下降,中國香港、美國的提及率均下降25%,分別占46%和22%,新加坡的提及率下降4%,占20%。對于高凈值人群,從單一投資方案到資產隔離、海外投資法律架構搭建等,海外資產全鏈條服務已成為新的訴求趨勢。


    推薦視頻